中国援柬医疗专家组抵达金边
来源:中国援柬医疗专家组抵达金边发稿时间:2020-03-28 17:04:23


“学校多次发邮件预警:有人袭击戴口罩者”

小陈无奈地表示:“现在对国内的家人只能是连蒙带唬了,因为他们确实很担心,也只能告诉他们,放心,没事儿。”

Ella的学校是开放校区,没有围墙,无法与外界隔绝。宿舍是一间套房,Ella和另外5个女生住在一起。学校宣布停课之后,其中四人都离开了,仅留下她和一位美国女生,“和她的作息不一样,很少打照面”。Ella唯一担忧的是宿舍的厨房,“学校关闭之后,在网上购买了很多蔬菜、面条和米饭。”但是厨房是宿舍的公共区域,做饭还是有点担心。

小陈对美国前期的准备工作很不满意,“连基本的疫情信息都不对称。纽约时报上周说,临床数据显示,年轻人和老年人感染几率差不多。这让我很生气,这事儿中国两个月前就发现了,美国非得自己花这么大代价再发现一遍。”

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医院对国内任何地区的患者都没有要求隔离14天的规定,但需要提前网上预约挂号,并出示穗康玛或健康码(申请方式详见医院微信公号)。广东省中医院同样如此。但两家医院工作人员表示,住院患者需要核酸检测阴性才能办理住院手续。

Wendy居住在纽约皇后区,工作通勤一般都是乘坐地铁。

当时,中国的疫情还没有完全暴发。但安全意识极强的Ella还是提前备上了个人防护物资,行李箱里放着100多个口罩,“可以多次使用的N95口罩带了40多个”。

Ella是成都姑娘,在纽约一所大学读书,今年大一。

“我是一位罕见恶性肿瘤患者,进京就医,但不能住院,住院部说必须先隔离14天,”崔先生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。

小陈决定留下来。但是他们也做了预案——如果之后纽约的疫情,厉害到社会公共秩序不能很好地维护,生命受到威胁,那就是真的该回国了。